摘要: 位于塔子坝附近的川剧团目前还是彭州地区唯一尚存的戏剧团体,在当今社会流行艺术不断活跃充当文化前沿,有着悠久厚重历史底蕴的川剧艺术,要是有相关主管部门能着手保护起来,逐步申请彭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发扬推广到彭州各个旅游景区小镇等演艺(类似白鹿、葛仙山等镇),宣传彭州历史文化,让这一川剧精髓得以长久的保留和传承。彭迷网,最彭州|pengzhou.me

川剧,是四川传统文化的精髓。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川剧红极一时,四川108县(含重庆),县县有剧团,加上民间剧团,总数有逾300个。「如今的城市高楼林立,正规的剧场租金高昂,小区里也无院坝供民间剧团演出。」成都市川剧院副院长王玉梅说,改革初期,县县都有正规剧场,乡镇也有古戏台,甚至厂矿的食堂都普遍设有演出的舞台,而今这些演出场所早已不存在。「最先退出舞台的便是那些毫无抗风险能力的民间剧团,然后是县市级的川剧团,能坚持到最后的便是凤毛麟角。」沈铁梅说,当初,四川108县(含重庆)县县有剧团,加上民间剧团总数逾300家,如今,四川还有近10家,重庆仅剩1.5家。
庆幸的是,位于我们彭州塔子坝老街还幸存有一家民间川剧团在坚持着演出。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

               铿锵的锣鼓声,婉转的清唱,适时的帮腔,记忆中逐渐模糊的川剧在叶子烟烧出的朦胧和2元钱一杯的茉莉花茶飘出的茶香中,氤氲出老时光的味道.
                “好,好,好……”2016年5月8日下午,在彭州塔子坝中老年川剧爱好者社区活动室内,阵阵喝彩声此起彼伏。原来,这是彭州中老年川剧爱好者“请”来的“重庆川剧团”戏班在该处的表演。剧场附近就是龙兴寺和彭州老街,又是老街赶场的日子,活动室里的川剧表演吸引了无数观众尤其是老人们的围观叫好。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
剧场内早已座无虚席,有的老人闭目聆听,有的用手或脚打着节拍,还有一位小戏迷,因为买不上座位与奶奶大闹剧场……伴随着一阵阵锣鼓声,有念有打、或高亢或婉转的唱腔,声声入耳。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
来自都江堰沿江川剧团戏班带来的“杨门女将” “铡美案”、“桂英打雁”等节目掀起一个个高潮,精彩的川剧表演和高亢的川剧唱腔,让在场观众一饱眼福,大呼过瘾,优美的动作和奥妙的韵味将观众的情趣引向精神享受的高潮。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
当天,原计划表演2个小时的演出,戏班演员的精彩演出在彭州观众的热情欢呼中,增演了一个节目,持续到下午五时许结束。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

        川剧,早在唐代就有“蜀戏冠天下”的说法。清代乾隆时在本地车灯戏基础上,吸收融汇苏、赣、皖、鄂、陕、甘各地声腔,形成含有高腔、胡琴、昆腔、灯戏、弹戏五种声腔的用四川话演唱的“川剧”。其中川剧高腔曲牌丰富,唱腔美妙动人,最具地方特色,是川剧的主要演唱形式。川剧帮腔为领腔、合腔、合唱、伴唱、重唱等方式,意味隽永,引人入胜。川剧语言生动活泼,幽默风趣,充满鲜明的地方色彩,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广泛的群众基础。常见于舞台的剧目就有数百,唱、做、念、打齐全,妙语幽默连篇,器乐帮腔烘托, “变脸”、“喷火”、“水袖”独树一帜,再加上写意的程式化动作含蓄着不尽的妙味。

川剧鼎盛红极一时

「一票难求,门庭若市。」成都市川剧院演员陈作全说,1982年刚满13岁的他,瞒家人考入巴县(现重庆市巴南区)川剧团。当时,巴县除县剧团外,还有三四家民间剧团,经常赴各乡镇演出,几乎场场爆满。

「川剧有两个鼎盛时期,一是建国以来至文革期间,二是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四川省川剧院导演郑德胜介绍,那时的名团比比皆是,名角成建制、成梯队,还有郭沫若、巴金等一批名人创作的名剧,「川剧相当于中国的半部文学史」。

           彭米网认为目前川剧应解决好「传唱」问题,不仅要好看,而且还要好听。川剧是一个多声腔的剧种,音乐的丰富层次不亚于任何一个地方剧种。然而,一些专家和票友却认为川剧「好看不好听」。从某意义上说,川剧的演唱、演奏水平,已成为阻碍川剧发展的瓶颈之一。这就需要广大川剧工作人员,潜心研究,不断提升川剧的演唱、演奏水平。

         位于塔子坝附近的川剧团目前还是彭州地区唯一尚存的戏剧团体,在当今社会流行艺术不断活跃充当文化前沿,有着悠久厚重历史底蕴的川剧艺术,要是有相关主管部门能着手保护起来,逐步申请彭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发扬推广到彭州各个旅游景区小镇等演艺(类似白鹿、葛仙山等镇),宣传彭州历史文化,让这一川剧精髓得以长久的保留和传承。彭迷网,最彭州|pengzhou.me

戏说彭州唯一现存的塔子坝川剧表演团-彭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