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彭州一辆出租车和一辆小轿车发生车祸,出租车上乘客一死一伤,出租车和轿车各担一半责任。考虑到出租车公司赔偿能力更强,因此,在这起车祸案件的索赔中,死者家属选择了违约之诉,也就是状告出租车公司。法院判赔后,出租车公司赔偿死伤者方总共70多万元。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出租车公司赔偿后,自己又另案起诉小轿车方,追偿一半责任。最终也得到了法院支持。通过这一方式,死伤者就将自己的法律风险全部转嫁给了出租车公司。

彭州乘出租车遇车祸 家属获赔55万-彭米网

乘坐出租车时发生车祸,死伤者如何索赔?这是一个日常会遇到的问题,同时又是一个很专业的法律问题,其中有窍门,找到窍门对索赔更有利。

按照法律规定,该案件中受害者有两个索赔途径:一、选择违约之诉,起诉出租车公司;二、选择侵权之诉,起诉出租车和小轿车两方共同侵权。但二者只能选择其一。如何选择,要看被告的赔偿能力。

彭州一辆出租车和一辆小轿车发生车祸,出租车上乘客一死一伤,出租车和轿车各担一半责任。考虑到出租车公司赔偿能力更强,因此,在这起车祸案件的索赔中,死者家属选择了违约之诉,也就是状告出租车公司。法院判赔后,出租车公司赔偿死伤者方总共70多万元。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出租车公司赔偿后,自己又另案起诉小轿车方,追偿一半责任。最终也得到了法院支持。通过这一方式,死伤者就将自己的法律风险全部转嫁给了出租车公司。

出租车被撞 乘客一死一伤

这起案件发生在2012年12月26日。当时,司机范某开着小轿车行驶至彭州市丽春镇官渠社区9组路段时,与钟某开的出租车相撞,导致钟某受伤、所载乘客强某、谢某受伤,后强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查,这辆出租车是成都一家出租车公司的,钟某是该公司驾驶员。交警认定,范某、钟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后来,谢某、钟某都找到出租车公司,要求赔偿。出租车公司就事先为钟某垫付医疗费、误工费等2.5万余元。同时也为谢某垫付医疗费、维修费3.6万余元。

由于强某死亡,其赔偿金额较高,该公司没同意。

死者家属 起诉出租车公司

死者家属咨询后了解到,有两个索赔途径:一是选择违约之诉,起诉出租车公司;二是选择侵权之诉,起诉出租车和小轿车两方共同赔偿。二者只能选择其一。考虑到小轿车方赔偿能力有限,出租车公司赔偿能力更强,死者家属决定选择违约之诉,也就是以出租车公司违反运输合同义务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法院认为,事发时,钟某在执行工作任务,造成的损害应由出租车公司承担。最终,法院支持了死者家属的诉求,判出租车公司向死者家属赔偿55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出租车公司就给了这笔钱。

公司追偿 法院判对方按责任赔

连同伤者的赔偿,总共算下来,出租车公司一下子赔了70多万元。那出租车公司的权益如何维护呢?出租车公司干脆将范某及其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二者在其承担责任份额内赔偿自己。

对这起追偿官司,彭州法院认为,这次事故归根结底是由钟某与范某的过错共同导致的,应由二者共同承担责任。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范某的过错行为对该公司造成的损失,该公司有权要求其赔偿。而该公司此前垫付谢某、钟某的费用,也有权索赔。综上,出租车公司已向死者家属、谢某、钟某支付的费用,均应由范某按照过错责任比例予以赔偿。

最终,彭州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出租车公司17万元;范某本人赔该公司19万余元。目前,该判决已生效。各方权益最终都得到了维护。

彭法 成都商报记者 王英占

彭州乘出租车遇车祸 家属获赔55万-彭米网

法官支招

  违约和侵权都有,

  如何选择?

承办法官表示,该案中出租车公司负有将乘客安全运输至目的地的义务,否则就要承担违约责任。同时,乘客伤亡是因范某和钟某违法所致,又产生侵权责任。

该案中,死者家属选择了违约责任,虽精神抚慰金没得到支持,但顺利拿到了赔偿款。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各有利弊,不能轻易讲哪个是最佳选择。

如就举证而言,通常情况下主张违约责任,举证较为容易,其无需举证对方有过错,而只要证明有违约事实存在即可。而主张侵权责任则不仅需要证明对方有过错,而且还要证明损害事实的存在,以及过错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再者,在有些类别的合同中,提起侵权之诉,依法只能索赔标的物的实际价值或者直接损失。而提起违约之诉,除标的物的直接损失外,还可索赔预期可得利益。

因此,最终如何选择,只能由当事人从更好保护自身权利等角度考虑自主选择决定。

相关新闻

  司机开车门“撞死”人 不仅赔钱还涉嫌犯罪

今年3月,成都男子张某,在路边一临时停车点停车开门时未注意观察,致后方骑电动自行车经过的大爷李某直接撞上车门,李某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法院认为,张某违反交通法规,其侵害行为致李某死亡,应对死者家属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交警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双方的责任划分为:张某承担100%的赔偿责任,李某不承担责任。因张某的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限额100万元的商业险。最终依法判令保险公司和张某赔偿53万元。

承办法官表示,张某已经涉嫌交通肇事罪,目前已被取保候审。

法官提醒:

  开车门前注意观察

针对该类案件,承办法官提醒:车辆停放不要影响其他往来车辆和行人通行,乘车人尽量从车辆右侧下车,同时,驾驶员应提醒乘车人,开车门时注意观察,确保安全再下车;驾驶人下车前需要仔细观察前后车辆往来情况,缓慢打开车门,以起到提示经过车辆的作用;骑车人在行驶中遇路边停靠车辆应保持一定距离,并减速慢行,以防停车车辆车门瞬间开启,发生事故。

 

彭州乘出租车遇车祸 家属获赔55万-彭米网

 

延伸阅读:2014年彭州也出现过类似案例。

乘坐出租车发生车祸  彭州乘客获赔偿八万余

彭州乘出租车遇车祸 家属获赔55万-彭米网 

柳某乘坐的出租车与一自卸货车相撞,致其十级伤残。柳某起诉出租车司机及出租车公司要求承担违约责任,除直接损失之外,其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能否得到支持?

      近日,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法院审结这起运输合同纠纷案,法院认为出租车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故判决其赔偿原告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82546.8元,但对原告主张的4000元精神抚慰金依法不予支持。

      2014年8月29日傍晚,原告柳某乘坐的出租车与右侧同行的一辆自卸货车相撞,致两车受损,原告受伤,经治疗产生医疗费25752.32元等,其伤残等级被评定为十级。当地交警大队认定,出租车司机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原告将出租车司机及其所在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二被告承担违约责任并履行赔偿义务,除已产生的医疗费外,支付因此次事故造成的误工费、残疾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1万余元。被告则辩称,因原告主张的是违约责任,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其只对原告的直接损失进行赔偿,而对原告主张的4000元精神抚慰金则不予赔偿。

      彭州法院一审认为,在出租车运输中,旅客登上出租车时客运合同就已成立,该案原告与被告出租车公司之间形成了客运合同关系,被告出租车司机作为公司员工驾驶车辆,负有保证载乘工具安全、将原告安全送达目的地等义务,因其未尽到将原告安全送达目的地的义务,导致原告在该次交通事故中受伤,出租车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原告因此而造成的损失,而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依法则不予支持。经计算核准,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说法■

      违约与侵权责任竞合

      受害人应该如何选择

      彭州法院审理此案的法官王丽说,基于同一个法律事实,产生两种受不同法律规范调整的民事责任,这在法律上被称为民事责任竞合。因仅存在一个法律事实,故只能请求被告承担一种法律责任。现实中因案件类型的多样化等因素影响,无论选择哪种责任承担方式,均各有利弊。

      该案中出租车公司负有将乘客柳某安全运输至目的地的义务,如果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伤亡,其应承担损害赔偿的违约责任。

      同时,该案中的乘客受伤是因被告司机在驾驶过程中违反交通法规发生交通事故所致,且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司机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故作为司机任职的出租车公司对原告还产生了侵权责任。

      该案中原告最终主张要求被告承担合同的违约责任,虽精神抚慰金未得到支持,但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应该说还是各有利弊,不能轻易讲哪一个是最佳选择。

      在责任竞合的情况下,主张行为人承担责任,以何种责任承担方式起诉利弊不一,如就举证而言,通常情况下主张违约责任,举证较为容易,其无须举证对方有过错,而只要证明有违约事实存在即可。而主张侵权责任则不仅需要证明对方有过错,而且还要证明损害事实的存在,以及过错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再者,在有些类别的合同中,提起侵权之诉,依法则只能索赔标的物的实际价值或者直接损失。而提起违约之诉,除标的物的直接损失外,还可索赔预期可得利益,并且当事人可以用约定违约金、定金等方式事先约定赔偿范围,但在赔偿范围上只包括财产损失,对于非财产损害如精神损害,原则上不承担赔偿责任。而对有些涉及质量异议期已届满的合同纠纷案,还存在主张违约责任可能败诉,请求侵权责任则可能胜诉等截然不同的效果。因此,最终如何选择,只能由当事人从更好保护自身权利等角度考

虑自主选择决定。

    来源:人民法院报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