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吃混堂锅盔:“锅盔”即烧饼,是大众化食品之一,品种众多,如白面锅盔、椒盐锅盔、葱油锅盔、酥锅盔、旋子锅盔以及混糖锅盔等,彭州军屯镇的锅盔远年闻名。“军屯锅盔”的店子不仅遍布彭州境内,而且在成都街头也随处可见。混糖锅盔,指用面和食糖混合在一起烤出的锅盔。“堂”在彭州方言中有“饭馆”之义,如“正在营业”叫“开堂”,顾客挤满店堂叫“打涌堂”,将饭菜买出饭店吃叫“出堂”。又因“堂”与“糖”同音,故“吃混堂(糖)锅盔”引申出“乘混乱占便宜”之义。 笋子熬肉(笋子炒肉、斑竹笋熬肉、笋子熬坐墩儿肉):这本是一道川菜,即用嫩竹笋和猪臀部的肉加调料精心制和而成。此词后引申出“用竹篾片打小孩的屁股”及“体罚”之义。小孩儿一听大人说“要吃笋子熬肉”,便知道要挨揍了。

彭县方言汇 外地人搞不懂的彭州话-彭米网

 

高头:上面
以头:里面
侧边:侧面
团转:周围
卡卡:角落
卡卡角角:角落
外先:外面
皮面:表面
倒左拐:向左拐弯
端端走:对直走,不拐弯
抵拢倒拐:走到头再拐弯

闹热:热闹
呔:体积大
粘:稠
低低儿:极少
漂色:颜色鲜艳漂亮
安逸:1、舒服;2、优点多,令人满意;3、用作补语,表示程度深
上好八好:很好,没有问题
墩墩笃笃:健壮结实
落教:通情达理,讲信用,讲义气
瓜:傻
宝:同上
须须摸摸:1、极其细小琐屑;2、磨磨蹭蹭
妖艳儿:1、艳丽;2、妖里妖气;3、名堂多,花样多
经事:结实牢固,经久耐用
稀脏八脏:很脏
陋搜:不爱整洁卫生
白眉白眼:1、没有人情味儿;2、平白无故
怂眉怂眼:1、馋嘴、贪嘴;2、寒碜、寒酸
清汤寡水:菜汤里菜、油太少,过于清淡
恼火:1、厉害,严重;2、苦;3、伤脑筋
泡绍:松软、酥脆
亮绍:明亮、亮堂
阴梭阳梭:行动诡秘
阴尸倒阳:无精打采
痨肠刮肚:因吃得太清淡肠胃里少油水的难受之感
碍口识羞:因害羞而神情不自然
活甩甩:1、不稳当,不牢固;2、不可靠;3、不坚决
活摇活甩:同上
假眉假眼:虚情假意
假巴意思:同上
癞巴癞格:物体表面凹凸不平或有疤痕
硬枝硬杆:动作僵硬不灵巧
利刷:麻利
溜刷:同上
苏气:1、漂亮;2大方3、时髦
洋盘:1、时髦、漂亮;2、时髦、漂亮的人
燥辣:1、食物味道太浓,偏辣;2、性情刚烈、火暴
条声夭夭:说话唱歌尾音拖得很长
过坳:技艺过硬
寡毒:狠毒
粑和:1、软和;2、懦弱;3、便宜
挖连:1、肮脏;2、令人恶心;3、寒碜,寒酸
好生:好好地,小心地
周吴郑王:1、穿着打扮很正式;2、正经
筛边打网:(说话做事)与正题或正事无关
大不呔呔:大大咧咧,大模大样
大不嗨嗨:同上
大屁儿十三:同上
皮耷嘴歪:疲惫不堪
脚粑手软:身体软弱无力
狗:吝啬,小气
伸抖:标致,漂亮
伸展:同上
然瓦:说话做事拖延迟缓
猴跳舞跳:活蹦乱跳
猴抓舞抓:同上
牛跳马扳:桀骜不驯
猴跳马扳:同上
横撇撇:性情梗直,说话直率
直杠杠:同上
黄手黄脚:技艺不熟而笨拙
毛焦火辣:心急烦躁
神:1、神经质;2、莫名其妙;3、发愣
大声武气:说话声音很大
惊风活扯:大惊小怪,咋咋呼呼
拧筋灌骨:1、伤筋动骨;2、喻指人性情古怪、别扭,不易相处;3、故意为难
风湿麻木:1、风湿症;2、疯疯癫癫,神神叨叨
坑坑凼凼:坑坑洼洼
坑坑包包:同上
耍耍搭搭:1、一边玩一边干活;2、从容地
游游缓缓:不慌不忙地,从容地
子雅:文静,文雅
拦中半腰:1、物体的中间部分;2、半途
背名无实:名不副实,徒有其名
夹手夹脚:1、因怯场或怯生而手脚无措;2、顾虑太多不敢放手干
饿痨饿虾:1、很饿而显出馋相;2、为贪便宜而不顾一切
虚火:胆怯,害怕
抖堂:全部,彻底
面浅:腼腆
日瓦:孬,无能,窝囊
硬闯闯:食物未煮软
恶肇:凶恶,狠毒,恶毒
鼓吃霸赊:横行霸道,胡作非为
醒事:懂事
大块:架子大,傲慢
摸:动作缓慢,做事拖拉
硬健:(老人身体)硬朗健康
孬火:1、很好;2、不中用,无能耐
得行:1、行,可以;2、能干
抬人:衣服或饰品能衬出人的容颜与气质
拽:1、走路时手臂、身体摆动的幅度大;2、骄傲;3、洋洋得意踌躇满志的样子
呔眉日眼:目中无人的傲慢样子
呔眉呔眼:同上
胎眉胎眼:傻乎乎的样子
胎眉日眼:同上
苕眉苕眼:1、色彩过于艳丽;2、打扮土气
囚:1、脸皮厚,涎皮赖脸;2、软磨硬泡,死缠
囚皮垮脸:同上
撑:1、语气态度生硬;2、顶撞
淡屁疼: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
淡球疼:同上
小家把势:小家子气
血鼓淋当:血肉模糊的样子
爪:(手指)僵直不能灵活伸曲
揽事:主动找事做

逗硬:较真,兑现,说话算数
一丝一像:一模一样
一抹多:许多
一篾片儿:很少一点儿(一般指食物)
一肉一肉地:迟疑,犹豫
一老一实:老老实实
一反一复:反反复复
八帽子远:形容很远
一帽子坡:形容很远
三尖吊肚:服饰不整齐
合色:颜色相合
不上相:1、指某人在照片上的面貌不如本人好看;2、不正经(常常指语言)
不脱壳儿:(长相、语言、动作)一模一样
出老:表现出来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大,显老相
不丁对:不对头
人大面大:有脸面
两片两夹:形容住房极其简陋
四季花儿开:皮开肉绽
密麻密缝:形容针脚很细密
对穿对过:形容房屋很破烂,到处透风
怀身大样:形容孕妇大腹便便的样子
扯指拇儿:1、形容经济上窘迫;2棘手
指甲壳儿深:形容贪婪
爪爪深:形容贪婪
推窗亮格:形容窗户大而明亮的样子
撇腔撇调:1、说话方音很重;2、唱歌走调
挢假:虚假
挢挢假假:弄虚作假
清丝严缝:没有一点儿缝隙
清风雅静:非常清静,没有一点儿声音
漂皮:勉强
漂漂皮皮:很表面化的
蒲天洒地:液体的东西溢出器皿,弄得到处都是
泡毛十三:粗心大意,马马虎虎
当人巴众:当众
吃宽面:比喻因脸皮厚或无可奈何而把别人的骂不当成一回事
稀牙漏缝:不严密
臭假寒酸:假惺惺
肠子生锈:形容极其缺少油荤
蜂子朝王:蜂拥
丁丁然然:敲定
翘脚架马:形容站姿或坐姿不雅
离皮离骨:亲朋好友却显出生分,不亲热

泼死忘命:形容撒泼而不顾命的样子
头去腰不来:形容累到极点
泼倒命不要:命都豁出去了
泼倒脸不要:脸面都豁出去了
连天:接连不断
鼻子杵眼睛:比喻相隔很近
鼻子幽干了:取笑或模仿得很像

肥不隆咚:胖乎乎,肥耷耷
日火:1、糟糕;2、完蛋
张巴:1、娇气;2、过分细心,计较
叉巴:张扬,好出风头
溜油光:极其光滑
港:1、时髦;2、得意,了不起
闷:腻味
闷油:因油多而腻味
活紧:表示“马上就会……”的意思。绳子要断得活紧了。这鸭子要死的活紧了
这阵:这时候
那阵:那时
这塌(些):这里
那塌(些):那里
哪塌(些):哪里
哪个:谁
咋个:怎么
啥子:什么
为啥子:为什么
啥子时候:什么时候
哪阵:什么时候
啷个:1、怎么;2、怎么样
好多:1、很多;2、多少
好久:1、很久;2、什么时候
两个:俩
两爷子:父子俩或父女俩
两娘母:母子俩或母女俩
两爷孙:爷孙两
两前后:妯娌俩
自家:自己
不多于:不怎么,不太
多:怪,挺
飞:很,非常,十分,挺,极
更见:更加
好:很,真,太,非常
讲:很,非常
尽:完全,非常
之:太,极其,格外,分外
怪:很,非常
打总:总起来
单另:单独,另外
通另:另外
独独:惟独,单单
格外:另外
寡:光,只,仅仅
寡是:只是,仅仅
尽都:全部,都
通共:总共,一共
一下:1、全部,通通;2、一共,总共

才将:刚,刚刚
将才:刚,刚刚
常行:经常
扯常:经常
跟倒:马上,立即
将将:1、恰好;2、表示勉强达到某种程度;2、表示情况或者行动发生在不久以前
紧:老,老是,总,一直
紧倒:老,老是,总,一直
永辈子:永远
看倒:很快,马上,眼看
取总:从来
随常:经常,随时
久不久:1、隔不了多久;2、比较久
时不时:时时,经常不断地,有时
先不先:先,首先
要不要:有时候
不大多于:不大,不经常,不怎么
不多于:不大,不怎么
不了:不止
不消:不必,不用,不需要

假比:比如
打比:比如
吃混堂锅盔:“锅盔”即烧饼,是大众化食品之一,品种众多,如白面锅盔、椒盐锅盔、葱油锅盔、酥锅盔、旋子锅盔以及混糖锅盔等,彭州军屯镇的锅盔远年闻名。“军屯锅盔”的店子不仅遍布彭州境内,而且在成都街头也随处可见。混糖锅盔,指用面和食糖混合在一起烤出的锅盔。“堂”在彭州方言中有“饭馆”之义,如“正在营业”叫“开堂”,顾客挤满店堂叫“打涌堂”,将饭菜买出饭店吃叫“出堂”。又因“堂”与“糖”同音,故“吃混堂(糖)锅盔”引申出“乘混乱占便宜”之义。
笋子熬肉(笋子炒肉、斑竹笋熬肉、笋子熬坐墩儿肉):这本是一道川菜,即用嫩竹笋和猪臀部的肉加调料精心制和而成。此词后引申出“用竹篾片打小孩的屁股”及“体罚”之义。小孩儿一听大人说“要吃笋子熬肉”,便知道要挨揍了。
十八扯:又称“扯谎歌、颠倒歌、日白歌”,是流行于彭州地区的一种民间歌谣。它常常是把一些互不相干、不可能发生的事硬扯在一起,以娱听众。后来彭州人便常用“十八扯”来形容某人说话颠三倒四,东拉西扯。比如:“三十晚黑大月亮,贼娃子翻墙偷尿缸。聋子听倒门栓响,瞎子看倒翻过墙,哑巴喊声快逮倒,吓得贼娃子心头慌。爪手儿跑去拿电棒,拜子跟倒撵一趟。撵拢半路上,碰倒王大娘。王大娘,奶奶长,屙的屎有扁担长,下了几天毛毛雨,屎就变成稀汤汤。”又如:“说唱歌,就唱歌,山下的石头滚上坡,我走外婆门口过,看见外孙抱外婆,先生我后生哥,生了妈妈生外婆,出门看见人咬狗,拣起狗来打石头,千万个将军一个兵,千万个月亮一个星,从来不说倒颠话,聋哑听了笑呵呵。”
变狗(狗)、装狗(狗):指“小孩生病”。迷信的人认为,有一种专门残害小孩的鬼。如果谁家的孩子老是夭折或生病,就是这种鬼在作崇。小孩本身抵抗力很弱,生病后,鬼邪更易接受并残害之。而彭州方言有“狗有九条命”之说,因而把“小孩生病”叫作“变狗(狗)、装狗(狗)”,从心理上觉得有利于小孩痊愈。此外,人们还喜欢在小孩的称呼上加“狗”字, 如:来尿狗儿(爱尿床的小孩),偷嘴狗儿(偷吃食物的小孩),守嘴狗儿(守候在吃东西的人面前,希望得到食物吃的小孩),好吃狗儿(喜欢吃零食的小孩), 逃学狗儿(爱逃学的小孩),屙屎狗儿(随地大便的小孩),哭稀狗儿、哭死狗儿(爱哭的小孩)、撵路狗儿(爱跟大人一块出门的小孩),臊皮狗儿、灶狗儿(爱 调皮的小孩),油嘴狗儿(油嘴滑舌的小孩),长眼狗儿(很晚都不睡觉的小孩),接嘴狗儿(爱插嘴的小孩),流鼻狗儿(爱流鼻涕的小孩)等。
红叶(婆):媒人。俗语说:“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亲。”可见,媒人在婚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彭州将媒人称为“红叶”,是因“媒”与“倒霉”的“霉”同音,讳“霉”而说成“红”,因“红”象征顺利、成功或红火、喜庆等
吃三百杯的:彭州称媒人为“吃三百杯的”,是因为从说媒开始,一直到结婚,时间较长,男女两家均经常不断地招待媒人吃喝,“三百杯”表示请吃之多的意思。

装舅子:彭州民俗,姐姐或妹妹出嫁时,其哥哥或弟弟一家要穿戴得十分整洁去送亲,称为“装舅子”。此词后指讥讽某人穿戴讲究、整洁。“你要去装舅子嗦?穿得这么苏气。”彭州各地又称舅子为“舅老倌、坐上八位的、弯儿疙、老弯、弯弯、弯子、拉不伸”等。这些不同的名称,都反映了一定的社会历史文化现象。
稳起不偷:扑克牌有一种玩法,叫“偷十点半”。参加玩牌的人数若干,由一人作庄家,庄家给每人发一张牌。“J、Q、K、大王、小王”均为半点,其余以实际点数计算。拿到这张牌后,可视其点数的大小,决定是否向庄家继续“索取牌”,并与庄家的牌比大小。手中牌的总点数不得超过“十点半”,否则为“胀死”。继续要牌就叫做“偷牌”。“稳起不偷”指自以为手中牌的点数比庄家的大,且不超过十点半,故不再向庄家“偷”牌。后引申出“沉得住气,强作镇静,不动声色”或“不理不睬”之义,如:“他做起一副稳起不偷的样子,结果把人家吓跑了。”“这么大的事你就稳起不偷嗦?”
顺口打哇哇:“打哇哇”本为幼儿游戏动作,即用手掌有节奏地轻击张开的口,同时口中发出“哇哇”的声音。后演变出“顺口打哇哇”一词,指随声附和,含混其辞。如:“你表态还是动下脑筋嘛,不要只晓得~”
当然,社会历史文化的发展,必然会导致方言词语的发展。如旧时彭州的许多社会历史文化现象,在今天已不存在了,反映这些社会历史文化现象的方言词语,有的已经消失了,有的虽然还活在彭州人的口语中,但已失去了原来的意义,或已缩小了使用范围如:
打牙祭:此词反映的是彭州的祭祀习俗,后引申为泛指吃肉或会餐加菜。其来源主要有以下三种说法:1、旧时厨师供的祖师爷是易牙,每逢初一、十五,要用肉向易牙祈祷,称为“祷牙祭”,后来讹传为“打牙祭”;2、旧时祭神、祭祖的第二天,衙门供职人员等可分吃祭肉,故称“祭肉”为牙(衙)祭肉);3、“牙祭”本是古时军营中的一种制度,主将、主帅居住的营帐前,竖有以象牙作为装饰的大旗,称为“牙旗”。每逢农历的初二、十六日,要杀牲畜来祭牙旗,称为“牙祭”。祭牙旗的牲畜肉不可白白扔掉,往往由将士们分而食之,叫做“吃牙祭肉”。“牙祭”后来发展为一种定期祭神的仪式,即每逢牙祭日,店铺和作坊要对财神或本行业的祖师爷以及灶王爷进行祭祀。“打牙祭”又称“吃牙祭肉”,指旧时店主、雇主定期供给店员、雇工以肉食,往往是农历每月的初二、十六两日,后逐渐成为行业的规定,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吃肉已经不是稀奇的事了,所以,“打牙祭”的使用范围越来越小了,使用频率也越来越低了。
打七十二个牙祭:指学徒满师。因旧时学徒学习的期限一般为三年,在师傅家每月打两次牙祭,三年共打七十二个牙祭。随着社会的变化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只有“打牙祭”一词还活在彭州人的口语中,其含义也只是单指吃肉了,而其他有关“牙祭”的词语已基本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