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麻将桌成为滋生贪腐的“温床”,这或让一干“麻友”们大愤不平。但这并不奇怪,贪官敢于明目张胆中饱私囊者毕竟少数,慑于反腐高压,更要寻个借口或打个什么幌子遮掩一下,于是,麻将桌便成为最好的隐蔽目标。一旦被查出来,也好有个推脱的说辞。   其实,近年有关借打麻将行贿而被曝光的并不少,显见靠麻将桌掩饰受贿之法并不靠谱,但如今依然有人大行其道,看来贪贿者的“鸵鸟”思维是根深蒂固,以为自己把头埋进沙里,旁人便无从察觉,实在也是利令智昏啊。

麻将受贿 彭州原人大常委主任被判11年-彭米网

2017年10月17日,四川省彭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龙敏因受贿760余万元,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龙敏受贿案与众不同之处在于,龙敏喜欢与行贿人交朋友、打麻将,且受贿记录被刻上浓浓的麻将烙印。

麻将受贿 彭州原人大常委主任被判11年-彭米网

龙敏资料图,来源:网络

常与行贿人大战方城

2002年至2015年间,龙敏历任四川省崇州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彭州市政协主席、彭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成都人喜欢打麻将,长期担任地方党政领导的龙敏也不例外,而他的麻将朋友圈中很多都是富商。

在法院认定的十八笔受贿事实中,有五笔提到了龙敏与行贿人交往密切,经常在一起吃饭、打麻将。有在打麻将时直接向其进贡“底子钱”的,还有借打麻将与龙敏套近乎直接行贿的,更有行贿人主动帮龙敏偿还赌债,甚至以“麻将基金”的名义向龙敏贿送百万巨款。

2003年,龙敏刚到崇州工作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经营汽车配件的商人杨成。当年5月份的一天,杨成邀请龙敏和另外几名朋友到自己家里吃饭。吃完饭打麻将的时候,杨成拿出1万元钱作为底子钱,放在了龙敏座位的抽屉里。为了巴结龙敏,杨成经常邀请龙敏吃饭、打麻将,双方关系日渐密切,龙敏后来主动称呼杨成为“大哥”。

李旭东也是龙敏的牌友,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龙敏,两人经常一起喝茶、打麻将,慢慢就熟悉了。其间,龙敏帮了李旭东不少的忙。2008年到2013年期间,李旭东为了感谢龙敏在建筑工程承揽、亲友求职等事项上对自己的帮助,每年春节都以拜年的名义送给龙敏1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李旭东贿送这些钱款的方式很特别,即一般都是在春节前几天,两人一起在彭州吃饭、打麻将的时候送给龙敏的。

麻将受贿 彭州原人大常委主任被判11年-彭米网

“牌友”出事,主任退赃

2009年的时候,龙敏担任彭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成都百信投资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蒋新铭是成都市人大代表,与龙敏在一个代表团,双方因为工作关系结识,并成为朋友。两人都喜欢打麻将,于是就经常约在一起切磋。2012年一年间,蒋新铭在打麻将的时候两次送给龙敏12万元。

不光送,蒋新铭还帮龙敏还过赌债。蒋新铭事后称,龙敏2013年初打麻将一度手气不好,欠了外号叫“刘冬瓜”的牌友11万元,龙敏说自己手头很困难,让蒋新铭帮其偿还10万元。后来三人跟另外一名牌友在成都一会所打麻将时,蒋新铭当着四人的面,拿了个口袋交给刘冬瓜,并在牌桌上对“刘冬瓜”说里面装有10万元钱,之前龙敏欠他的钱一笔勾销。当时,龙敏还从自己身上掏了1万块钱一起还给了“刘冬瓜”。

次年,彭州加大反腐力度,很多人出了事,加上蒋新铭的企业被曝了光,很多人上访。龙敏的妻子陈某某敏锐地感觉到龙敏收受蒋新铭的钱很不稳妥,让龙敏把钱退给蒋新铭。

蒋新铭得知龙敏要退钱给他,拍着胸脯保证:“没有这个必要,不用退钱,即使出了事情我也绝不会出卖龙主任!”但陈某某坚持说必须退,如果龙敏和他之间没有经济往来了,就更容易开展工作,蒋新铭只好同意,收下了100万元现金。

收到龙敏退出的钱后蒋新铭心里很是忐忑,毕竟自己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龙敏的帮助,他不愿意就这样与龙敏划清界限。再三考虑之后,蒋新铭想出了一个自己感觉会让龙敏容易接受的行贿方案,即以麻将基金的名义再次贿送100万元给龙敏。龙敏也觉得这样收钱比较稳妥,没有犹豫就收下了。

对于这100万元,龙敏一直按照蒋新铭的本意“专款专用”,主要用于打麻将。直到被组织调查的时候,这笔“麻将基金”还剩下36万元,龙敏将这笔钱全部上缴纪委。

关于这笔贿款的认定,控辩双方在庭审中出现分歧。审理此案的法官认为,龙敏迫于反腐形势,担心被纪检部门查处,于2014年通过其妻陈某某向蒋新铭退还了100万元。蒋新铭担心龙敏退钱是为了与其划清界限,又于第二年以“麻将基金”的名义再次送给龙敏100万元。据此,龙敏经与其妻商议后向蒋新铭退还100万元是为了逃避法律追究,并不影响之前受贿罪的成立和受贿数额的认定。而蒋新铭在时隔一年后,为维系与龙敏的关系,意图继续得到龙敏的关照,并以“麻将基金”的名义送给龙敏100万元,龙敏收受并耗用,充分表明蒋新铭与龙敏之间产生了新的行受贿故意,应当认定该100万元为新的受贿事实。

最终,这100万元的“麻将基金”也被记在了龙敏的受贿账单之下。

麻将受贿 彭州原人大常委主任被判11年-彭米网

牌友儿子出事,代为疏通关系、开脱罪责

龙敏在任期间,曾常年担任纪委书记,嫌犯的家属通过关系找上门来也是常有的事。对此,龙敏也会尽力帮助。

夏卫国是做工程的,早年曾为彭州市粮食局修过仓库,但粮食局一直没有支付工程款。无奈之下,夏卫国就给时任粮食局局长刘汉军送了钱,希望及时收到工程款。谁知几年后刘汉军被纪委调查,供出了夏卫国给自己送钱的事。为了查清案件事实,彭州市纪委准备找夏卫国协助调查,夏卫国闻讯吓得跑到外地去了。当时由于纪委没能联系到夏卫国,就通过公安局对其网上通缉。

夏卫国的父亲夏金一直跟龙敏关系很好,两人还是经常在一起打麻将的牌友。夏金请龙敏出面跟纪委协调,希望能帮帮自己的儿子,尽量不要追究夏卫国的责任。临别时,夏金对龙敏说:“协调关系需要花钱,全部由我承担。”龙敏答应了。

过了一阵子,夏卫国返回成都,并在夏金陪同下到彭州市公安局接受调查,后彭州市公安局将其转送纪委。两三天后,夏卫国还没有放出来,夏金一家人非常着急,到处想办法打听情况。这时正好龙敏约夏金打麻将,夏金觉得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于是就从银行取了20万元用塑料袋装着,放在挎包里前去赴约。当晚打完麻将后,夏金搭乘龙敏的车回家,车到了龙敏家附近时,夏金从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20万元放到了龙敏的公文包里,并对龙敏说:“夏卫国被纪委带走后至今都没有回来,麻烦帮忙协调下。”龙敏应允。

几天后,夏金的行动果然有了成效,夏卫国被带回彭州市公安局,办了取保候审。又过了一段时间,龙敏分别打电话给彭州市纪委、公安局刑警大队及检察院的相关领导,在了解相关情况后,表态说:“夏卫国主动回来投案自首,也到纪委把问题说清楚了,纪委也明确不追究了,看看纪委、公安、检察院三家能否通个气,看能不能把他的通缉给取消了。”2015年上半年,彭州市公安局解除了夏卫国的取保候审,也取消了网上通缉。

麻将受贿 彭州原人大常委主任被判11年-彭米网

虽积极退赃,仍领刑11年

2015年5月,百信公司董事长蒋新铭,这个曾经在龙敏退赃时信誓旦旦,称即使自己出事也不会把龙敏说出来的人,在协助成都市纪委调查其他案件期间,交代自己曾先后多次送给龙敏50万元。同年底,成都市纪委通知龙敏接受调查,龙敏因此案发。

龙敏到案后主动交代了其收受蒋新铭50万元和其他全部受贿事实。同年12月,龙敏存放于彭州市临时住所的36万元现金被他人代上缴至纪委廉政专户。案发后,办案机关对龙敏涉案房产、汽车等逐一查封,后龙敏亲属代其退赃60万元。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龙敏收贿金额为人民币755.892万元、美元1万元、欧元5000元,属受贿数额特别巨大。2017年10月17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龙敏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二、扣押在案的奔驰汽车予以追缴;对于被告人龙敏的违法所得人民币599.092万元、美元1万元、欧元5000元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麻将桌成为滋生贪腐的“温床”,这或让一干“麻友”们大愤不平。但这并不奇怪,贪官敢于明目张胆中饱私囊者毕竟少数,慑于反腐高压,更要寻个借口或打个什么幌子遮掩一下,于是,麻将桌便成为最好的隐蔽目标。一旦被查出来,也好有个推脱的说辞。

  其实,近年有关借打麻将行贿而被曝光的并不少,显见靠麻将桌掩饰受贿之法并不靠谱,但如今依然有人大行其道,看来贪贿者的“鸵鸟”思维是根深蒂固,以为自己把头埋进沙里,旁人便无从察觉,实在也是利令智昏啊。

(除龙敏外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