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龚静染,诗人、作家。1967年冬生,乐山五通桥人。著有《小城之远》、《浮华如盐》等,主编有《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桥滩记》入选2015年全国多种好书评选榜单,非虚构文学《新塘沽往事》入选2016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项目。现居成都。

龚静染佳作

 

走进白鹿书院的历史之境

著名诗人、作家龚静染

 第一次来到彭州白鹿镇上书院,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我对上书院最早的印象是在网站上看到的照片,哥特式尖顶建筑,蓝天白云,穿着婚纱的新人们在那里拍下了他们一生中最浪漫的瞬间。那时还有朋友告诉我,说上书院的钟塔和尖顶很像巴黎圣母院,这给了我很大的吸引力,雨果小说中那个美丽的吉卜赛少女爱丝梅拉达和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在我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想我一定要去看看,但遗憾的是,直到5.12地震之前我都没有去过那里。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是在地震之后的几年我才去了白鹿镇,但这座带有浓烈异域色彩的上书院已经彻底被震毁了,照片上一片疮痍。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想,到那里去可能仅仅是为了抚慰一下内心中的负疚感,因为我已经错过了与那座百年古老建筑的相遇。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但事情有些变化,还经历了一个奇遇。记得当时的上书院还在重建当中,去那里的山路没有通车,我们便只好徒步行走。走到上书院,大门紧闭,探头向内,根本无法窥其全貌。就在我们准备返回白鹿镇上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我们便顺势走了进去,尽管有些仓促,眼前的建筑也还没有完全修复,到处堆着水泥、石砂、木头,但我仍然被这个满目沧桑的残迹震撼了。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白鹿上书院的正式名字叫领报修院,书院是中国人对它是俗称,它由法国天主教传教士设计修建,1895年动工,1908年竣工,历时13年。上书院整体建筑依山而建,处在半山腰上,白色主调,绿树掩映,远远望去犹如一座隐身世外的巨大庄园,用壮观二字来形容它实在显得太过敷衍,但我敢说,在四川确实还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地方来与之媲美。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白鹿上书院曾是四川天主教中高级神职人员的培训基地,与成都的平安桥天主堂是孪生兄弟,两者曾经互为中修院和大修院,大部分修士都要在这两个地方待上几年时间。我曾经在寻找一名中国神父汪波的资料中,看到过他在上书院留下的照片,他当时就是这里的修士,在其中的一张合影照片里坐着十多个法籍神父,都是饱学之士,大胡子、黑色长袍,胸前佩戴十字架,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上书院的设计建造者骆书雅主教。

修院的生活极为隐秘,也是一个漫长的修道过程。以汪波为例,他从13岁开始进入宜宾三官楼小修院,后又进入火地沟中修院,1933年才到彭州白鹿镇的高修院,前后在修院整整度了14年的读书时光。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从小修、中修、大修是一个完整的教会修院体系,每一个合格的神职人员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培训才能担当相应的神职。可以说,在这样全面、系统、精心的培养下,能够担任神父的人基本都是德才皆备,而要培养一个神父确实要耗费巨大的教育成本。

白鹿上书院处于修院的金字塔尖,担负着培养最高一层的宗教人才。所以,当我站在上书院的时候,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些修士的身影,他们既是莘莘学子,又是清修之士,在经过多年的戒律生活后,他们会在一朝派往各地传教,而他们有些是在非常艰苦的地区终其一生,有些是在传教过程中惨烈殉道,当然,还有更多的是在改天换地之后成为了信仰的哑巴……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已被厚厚的尘埃覆盖,但我相信上书院的历史必然有其为人不知的深邃和悲壮。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这样的想法是从跨入上书院的大门后就开始的。在这里,路边小草的碰触,墙上光影的移动,以及林中传来的鸟声,都可能让你的思绪枝蔓开来。正如我们来的时候门本来是紧闭的,怎么就轻轻地打开了呢?这一切都如白鹿山间的雾一样宁静而神秘。

第二次来到上书院是今年8月中旬参加彭州市举办的采风活动,让我惊讶的是这座古老的宗教建筑群已经完全复活,在跨入大门的一刻,我再度被震撼了。是的,我们应该向那些能工巧匠致敬,也应该向这座重现的宏伟建筑致敬,而它们的背后仿佛有一只万能之手,指引着世间的荣耀。

上书院是一个四合院式建筑群落,沿侧门进入后见到的是一块开阔地,整个建筑的正方是巨型的弧形步梯,其形如摊开的手臂,亦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进入建筑内部,有一个方形的广场,广场的正面就是圣母大教堂,这个建筑极为精美,每一个细节都值得游人驻足观看。事实上,当你走过这里的时候,你的脚步一定是轻放的,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事关灵魂的事。确实,它就是一个灵修和祈祷之地,也是一片静谧之地,只有阳光穿过高高的彩色玻璃窗户透过来,才偶尔打破了神俗二界的分隔。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正面的尖顶钟楼非常气派雄伟,给人的印象深刻之极,我估计很多没有去过这里的人,最早就是看到它的照片才焕发出了到此一游的兴趣。而当我站在它的下面时候,自然就想起了当年从它里面传出的钟声。是的,那钟声清越、悠长,响彻山间,而敲钟人当然不是卡西莫多,在此间流连忘返的红颜佳丽中,也断然找不到少女爱丝梅拉达,但这样的感觉穿越了文学和时空,被一种神圣的东西笼罩着。

白鹿上书院的整个建筑分为两层,上下有走廊回旋连通,门庭、廊柱以大理石和珍贵木材为材质,兼具罗马式和哥特式风格,显得格外庄重肃穆。建筑的上层据说主要是修士寝室,而最下层设有一排告解室,当年的汪波就曾于此修炼身心,而亲眼看到这些尚存的建筑设施,恍若又回到了他的那个年代。

走进白鹿上书院的历史之境-彭米网

在采风活动中,主办方组织了一个讨论会,当然我的发言是关于白鹿上书院的。那一天的思绪一直为这个百年建筑围绕,关于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丝丝缕缕,挥之不去。白鹿上书院是独一无二的,从旅游景观上它不乏国际范,从文化上它可以称得上是彭州的魂,这样的人文资源绝无仅有。不过,人们还应该去认识它那一段被遮蔽和抹去了的历史,历史不是冰冷的陈迹,而是有血肉之躯,从这一点看来目前尚待时机。所以,这座百年建筑也就到了该被唤醒的时候,我想,也许只有人们能够顺利地从建筑外观走进历史之境,门也许才被真正地打开了。